纪念网,事业单位,网上商城,保险合同,视力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家乡的春节,马上就到我国最热闹的传统节日春节了,在你们的家乡春节都有什么习俗乐趣呢? <#21---->

时间:

黄土高原腹地的甘肃边睡小镇,是我小时候成长的摇篮,这里自古就是汉族和西戎少数民族接触的最前沿和最边缘地带,邻近地带有八千年前的人类生活印迹——大地湾遗址,我家院子里抬头就能看见两三公里之外、今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木梯寺”遗产,这里也是丝绸之路途径汉文化和西域文化交界的必由之路之一,特殊的地理位置,也许造就了家乡包容兼收的过年习俗。
过了腊八,家乡就进入过年的节奏了,乡人把备年到今日还叫盘年,到腊月二十三小年,各家各户这日祭灶时都要准备灶糖,祭祀时还要点灯,供祭品;灶糖是本地手工匠人用谷类粮食纯手工制作的,我们叫它“木渣糖”,它白里透着微微的淡黄,形状似从木头杠子上劈剁下来的木屑,它香甜异常,嚼进嘴里既韧性十足,能把人上下牙三五秒之内牢牢地粘在一起,遇热自己融化的属性又使它适应老人小孩的喜好,小时候的年味,就是从这浓浓的甜味氤氲荡漾开始了。时至今日,我还在感叹乡人这化腐朽为神奇的手艺,木渣糖的香甜味道也许就是我此生挥之不去的家乡记忆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古渭河流域,每到过年时,真可谓天寒地冻,冰天雪地,腊月八过后,小年前,一般人家就都把自家饲养的年猪杀了,因为是专为过年准备的就叫年猪;寒冷的气候就是年猪及各类食材的天然冷冻室,随便什么地方一搁都不坏;小年过后,辛苦了一年的灶神便上天向玉皇大帝禀报各家这一年的吃喝及收成了,家乡的人们便开始扫房,做豆腐,买各种纸,有白纸,黄纸,红纸,绿纸,带色的油光纸剪窗花,白纸黄纸打过年烧的纸钱,写对联,拓印秦琼敬德(尉迟恭字敬德)的门神,还要到水磨磨面。
花花绿绿的新纸,就是迎接新年最重要,也是最朴实实惠的礼物,家乡过年说一句话,就是过年一张纸
。大年三十,一切准备停当,晚饭前,各家大人都要端上盘子,盘子里放上纸钱,点燃的香,鞭炮,茶,酒等物品去院门外不远处请先人,就是请自家的祖先来家里过年。

年,是中国人始终魂牵梦绕的记忆,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更道出了人们对年的寄望和期待,三十晚上,一根折筷子也要归家的古训,把年浓浓的味道又赋予了宽容、接纳、容让和大度,年是中国人休憩和从新开始拼搏的原点,家人的宽容和希冀,又是年后每个人最强的动力。愿今日即将回家过年的人们,称心、如愿!

我的家乡在北京。 小时候感觉年味很足,逛庙会,放鞭炮都是必不可少的春节习俗,感觉玩的不亦乐乎。最快乐的是过节前家长带着去买鞭炮。挑鞭,有2000响的,5000响的,10000响的。响数越多,在开年越能图个好彩头。挑花,有窜天猴,礼花,手摇呲花。每到年三十晚上,听着春节联欢晚会的倒计时,各家各户都开始点燃鞭炮。站在窗边,感觉礼花都在头顶开了花。第二天早起,地面上已经被红色的纸屑铺满,完全看不到地面本来的颜色。 而现在随着北京环保和空气质量管控的越来越严,5环内售卖鞭炮的已经越来越少了,过年时零星还能听到放炮的声响,但气氛远不如从前了。 庙会也是北京春节必不可少的一项传统习俗。挨家挨户从初一到初六都可以赶庙会。庙会上老北京吃食,老北京传统工艺饰品,当下最流行的商品在那里都能找到。我最爱吃的是炸灌肠,羊肉串和面茶。零下的气温,来上一碗热乎乎的面茶,配上刚炸好的羊肉串,吃的也是气氛。吃饱喝足后,每个店铺挨家挨户的瞧瞧看看。以前的庙会可以在里面转一天的时间。现在的庙会更多的是商业化,随着摊位租金的上涨,物价也水涨船高,最初看热闹赶集的气氛越来越淡了。现在过年习俗依旧在,年味没有以前浓了。